安阳市通用航空发展中心
时政要闻
秀我中国|这些精美的青铜器里,还藏着多少未解之谜?
2024-04-11
殷墟博物馆新馆开馆之际,记者走进馆内探秘殷商时期精美的青铜器,听专家讲述这些技艺精湛的青铜器里藏着的秘密。记者:吴刚 史林静编辑:田甜新华社音视频部制作转自:新华社
李强总理:无人机产业发展前景广阔,要坚持多方协同、联合攻关,以应用场景为牵引加快新技术新产品研发,更好促进低空经济发展
2024-03-25
央视网消息(新闻联播):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李强1月29日至30日在陕西调研。他强调,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党中央决策部署,紧紧围绕高质量发展这个首要任务,完整、准确、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,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,加快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,更好带动和促进经济转型升级。 29日,李强首先来到咸阳彩虹股份,详细了解基板玻璃新产品研发情况。他强调,制造业企业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,一定要在研发投入上舍得下本钱,希望企业努力在技术上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,在追赶世界一流水平中实现跨越发展。李强来到陕西法士特,察看产品展示和数字化生产线运行情况,希望企业把握汽车产业发展新趋势,积极应用数智技术、绿色技术,加快转型升级,增创竞争新优势。在西安西部超导,李强察看超导线材等展示,并与企业负责人座谈。得知企业由转制后的科研院所培育而来,在创新发展中脱颖而出,李强表示赞许,勉励他们依托体制机制优势,着力打造技术高地,不断提高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水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30日,李强前往西安奕斯伟,了解硅片研发制造情况,参观生产线,勉励企业聚焦前沿科技领域,努力从源头和底层破解关键核心技术难题,掌握更大发展主动权。在西安爱生技术集团,李强察看无人机成品展示,详细询问性能、应用等情况。他指出,无人机产业发展前景广阔,要坚持多方协同、联合攻关,以应用场景为牵引加快新技术新产品研发,更好促进低空经济发展。西安交通大学新校区坐落于西部科技创新港,李强在这里听取交通大学西迁历史和创新港建设发展情况汇报,叮嘱学校师生大力弘扬“西迁精神”,以服务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为己任,在推动产学研深度融合上取得新的更大进展。 李强充分肯定陕西经济社会发展成就,希望陕西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陕西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,发挥自身优势,狠抓工作落实,全力追赶超越,为全国发展大局贡献更大力量。 调研期间,李强主持召开部分省、市、县、乡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,听取他们对《政府工作报告(征求意见稿)》和政府工作的意见建议。 吴政隆陪同调研。  
央视新闻:低空经济这个“风口”能带飞什么?
2024-03-25
以下文章来源于:央视新闻2024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在介绍2024年政府工作任务时提到,要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,积极培育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,打造低空经济等新增长引擎。有人说,2024年是低空经济元年。低空经济到底有多大的空间?为何“突然”备受关注?它会是下一个“风口”吗? 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有观点》特别策划“行业洞察”,对话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刘晓非、航天宏图首席科学家李成名,带你展望低空经济中的蓝海市场。  成为焦点的低空经济“走到哪”了? 两位嘉宾都认同,近年来,我国越来越多的空域资源被用于发展经济。同时,技术进步加强了航空器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保障,也降低了产业开发门槛。“我们有了充足的把握,把这部分空域交给经济去发展。”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刘晓非说,多种因素推动下,低空经济的出现成为必然。 低空经济如何走到这里?航天宏图首席科学家李成名分析,我国低空经济经历了三个阶段:一是起步尝试阶段,将无人机等航空器主要应用于野外环境以消除安全隐患;二是用于解决巡检、摄影等特定行业和场景的实际问题;三是应用相对成熟的阶段,也就是现在,低空经济开始走向民生,走向消费级,步入大众视野。   关于低空经济尚未有权威定义,但目前有一种说法是,低空经济是指在垂直高度1000米以下、根据实际需要延伸至不超过3000米的低空空域范围内,以民用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为载体,以载人、载货及其他作业等多场景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,带动相关领域融合发展的综合性经济业态。刘晓非认为,这样的定义对于所谓“低空”范围的界定还比较准确,并且需要强调的是,市场性的低空通航领域发展才能确定为低空经济。他强调,低空经济所侧重的,恰恰是“小型的”“速度不是很快的”飞行器,进入门槛也未必很高,给出了更大的发展空间。 发展下的低空经济,是怎样一片空域? 无人机穿行在高楼大厦间送外卖,“空中的士”成为出行新选择……关于低空经济的“脑洞”,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,但它未来还有哪些可能性,同样让许多人感到茫然。“应用场景”是刘晓非目前最关注的话题。低空经济中多元化应用场景的探索不仅能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便利,更能实实在在地创造经济效益。他举例形象说明了搭建应用场景的重要性。“在云南、贵州等道路崎岖的山区,地面运输是很麻烦的,但从出发地到目的地取直线可能很近,这样就能高效完成贵重、时效性强的产品运输,释放经济效益。”刘晓非还推断,低空经济也将带来人才培养上的颠覆性改变。当低空航空器被大面积使用,相应操作人员的需求将大幅增加。如果融合人工智能和通信技术,操作人员的门槛则更低,这也就意味着,通过简单的培训,绝大多数人都能操作低空航空器,普通民众最终将融入低空经济的发展中。李成名甚至预测,“无人机、人工智能、通信三大技术融合,将改变人类的整个行为方式。”飞行汽车就是未来可能的融合产物之一。2月27日,全球首条eVTOL(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)跨城跨湾航线在我国演示飞行成功,两架无人驾驶的eVTOL从深圳出发,在飞行20分钟后抵达珠海。这似乎让人看到了未来飞行汽车的可能。但刘晓非说,要想真正投入大规模使用,除了飞行器本身还需改进外,目前起降场等配套设施也应慢慢同步建设,因此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 低空经济可以“带飞”什么 2024年1月1日起,《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暂行条例》)正式施行,标志着我国无人机产业将进入“有法可依”的规范化发展新阶段。李成名一直非常关注政策体系和产业规则的建立和健全,他指出,《暂行条例》的出台,在无人机的制造、操作、运行、处置等方面都“立下了规矩”,在此框架下可以尝试构建示范区,推动多元化应用场景的实践,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产业规则。   刘晓非更加看重《暂行条例》的“约束”作用。从生产、运行到使用,《暂行条例》用一系列标准将航空器约束起来,这是对安全的最大保障,而安全是低空经济发展的最大前提。“既要考虑发展,又要考虑安全,这是两条腿走路,一条都不能短。”刘晓非说。尽管低空经济目前大热,刘晓非指出,我们必须看到,发达国家在低空经济的应用领域,先于我们发展了数十年,我们现在的发展正是“填补空白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已有十多个省级行政区将低空经济、通用航空等相关内容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并陆续出台支持政策,寻求“向天发展”。低空经济如何实现遍地开花?刘晓非说,对于航空工业底蕴雄厚的城市而言,可以重点关注如何研发新技术以保证运行安全,而底蕴相对薄弱的则应当结合本地需求因地制宜解决问题。面对低空经济的现在和未来,李成明认为,一方面应保持积极态度,人类从地面走向立体空间是大势所趋;另一方面,也需抱有务实心态,发展低空经济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,当立足基础,通过应用场景牵引,稳步推动低空经济发展。 
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考察部署低空经济及航空产业
2024-03-25
2020年八一建军节前夕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吉林省长春市的空军航空大学无人机实验室。总书记说:“现在各类无人机系统大量出现,无人作战正在深刻改变战争面貌。要加强无人作战研究,加强无人机专业建设,加强实战化教育训练,加快培养无人机运用和指挥人才。 2021年10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联合国全球可持续交通大会强调,要加强基础设施“硬联通”、制度规则“软联通”,促进陆、海、天、网“四位一体’互联互通;同年,《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》出台,明确提出要“发展交通运输平台经济、枢纽经济、通道经济、低空经济”,这也是“低空经济”概念首次写入国家规划。 2023年5月31日,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、国务院总理李强签发《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》,该条例酝酿已久,是无人驾驶航空器领域的“上位法”,已于2024年1月1日正式生效。   2023年10月,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江西景德镇的航空工业昌飞和直升机所(602所),他们是国内有人及无人直升机的国家队,直10、直20等直升机在这里研发生产,正在参加迪拜航展的旋戈500系列和旋戈2000系列无人直升机也诞生于此。   2023年12月11日至12日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。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。会议明确要打造生物制造、商业航天、低空经济等若干战略性新兴产业。  2024年2月23日,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,研究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等问题。会议强调要优化主干线大通道,打通堵点卡点,完善现代商贸流通体系,鼓励发展与平台经济、低空经济、无人驾驶等结合的物流新模式。统筹规划物流枢纽,优化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生产力布局,